江都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江都在线 首页 热门资讯 芦柴花文学 查看内容

梅雨季节四梅天《扬子晚报·繁星》上了学习强国

2020-7-6 15:24| 发布者: 天空| 查看: 532| 评论: 0|原作者: 工山飞月

摘要: 梅雨季节四梅天《扬子晚报·繁星》上了学习强国 ◇张怀珊(原创) “黄梅时节家家雨,青草池塘处处蛙。”梅雨季节,扬州仙女庙人叫四梅天,也叫莳梅天,还有叫四霉天的。不是一字多音,也不是同音多字,二两棉 ...

梅雨季节四梅天《扬子晚报·繁星》上了学习强国

◇张怀珊(原创)

“黄梅时节家家雨,青草池塘处处蛙。”梅雨季节,扬州仙女庙人叫四梅天,也叫莳梅天,还有叫四霉天的。不是一字多音,也不是同音多字,二两棉花三把弓——细细谈(弹)来,关目三(门道)不小,和心情,心境,心态井干(如何),似乎称得上搅(方言音gǎo)七连三。

扬州仙女庙地处长江北岸,历来兼有烟雨江南雨朦胧,雾朦胧,水朦胧之唯美景致。乾隆皇帝下江南,情有独钟扬州,的的刮刮是因为扬州“对着窗户口吹笛子——名(鸣)声在外”。梅雨季节,一般二十天左右,长的能达六六三十六天之多,“下雨天,留客天,天留人不留,人不留天留。”来的都是客,扬州仙女庙人又好客,遇上雨下得不歇火,主人不留也得留,总不能忍心把客人朝雨地里赶吧?留下来,吃住“棉花店失火——不谈(弹)”了,“遇粥吃粥,遇饭吃饭”,“多一个人多加一双筷子”,最多“六指抓痒——加一奉承”,也就罢了。和客人没话找话说噱子唠闲话,待客之道,不是胡闹。主人肚子里喝过墨水,客人不是黑漆灯笼,言谈起来,吟诗颂词,对了毂子。这个说柳宗元的“梅时迎时雨,苍茫值春晚”;那个嚼苏东坡的“三时已断黄梅雨,万里初来船棹风”。北宋词人贺铸因了“梅子黄时雨”,被戏称为贺三愁,贺梅子。扬州的梅雨,四梅天,是一首千年写不完的诗;千年流传,流传千年。

自古扬州出美女,扬州才子又多情。梅雨季节,四下里,阴雨绵绵,“翅膀都藏起来了”。梅子挂枝头,熟与不熟,甜与不甜,酸与不酸,摘一个吃吃瞧。乖乖隆地咚,说不定爱情的滋味都一并品尝出来了。雨缠绵,人缠绵,情深深,意切切。梅雨,浪漫多情雨,点点滴滴丝丝缕缕总关情。

梅雨季节,农人不忘农活,戴斗笠,穿蓑衣,唱秧歌,莳秧薅草,手不停,脚不住,宛若一首首田园诗,一幅幅水墨画,一道道风景线。“莳梅天”,诗话,诗画,诗化了的方言,语言,妙言称谓。

小把戏的脸,说变就变,其实正是梅雨季节的生动写照。“一瓣心香寄明月,江南梅雨无限愁”。怎个“愁”字了得?梅雨,霉雨,恰好比“棍子伸进炭篓里——倒霉”。处处潮兮兮,湿漉漉,霉乎乎的。扬州仙女庙人最怕四处(到处)长霉毛(方言音pāo),白耷耷的,毛茸茸的,瘆得慌。“四霉天”,隐含了多少烦心,闹心,不焐心。

不过,吃在扬州。美食之都的扬州仙女庙人,对梅雨季节,习惯了。小桥流水人家,白墙漏窗青瓦。外面淅淅沥沥,滴滴答答,里面煎炒蒸煨,煮烹汆炸。雨的细、绵、柔、软、密、稠、愁、烦,在氤氲升腾中,如诗如画,如歌如梦,浅斟慢饮,早已不在话下。(来源:扬子晚报 禁止转载)

https://article.xuexi.cn/article ... 2&from=timeline

https://wap.yzwb.net/wap/news/643846.html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请您为江都全民阅读代言倡议书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