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江都在线 首页 热门资讯 芦柴花文学 查看内容

家里环,头不烦(拾味扬州2020.3.5)

2020-3-6 10:44| 发布者: 天空| 查看: 416| 评论: 0|原作者: 工山飞月

摘要: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amjCpOQMveijrg8Fqv4fCA 遭遇疫情,宅家大门一关,二门上栓,透过窗玻璃向外看,体育场塑胶跑道上一个人影子没得,倒是小鸟儿少了人的喧闹打搅,竞相在草坪间悠然漫步,嬉戏鸣啾发 ...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amjCpOQMveijrg8Fqv4fCA


遭遇疫情,宅家大门一关,二门上栓,透过窗玻璃向外看,体育场塑胶跑道上一个人影子没得,倒是小鸟儿少了人的喧闹打搅,竞相在草坪间悠然漫步,嬉戏鸣啾发欢。
宅,扬州仙女庙人叫环,音kuán。环比宅更形象,更贴切,更逼真。懒觉睡到自然醒,俗话说“立如松,坐如钟,行如风,卧如弓”,这卧如弓,不就环形状么?很多时候沙发上葛优躺,也会双手抱膝,蜷缩如环,看看书,刷刷屏,发发呆,怕动弹,一不小心练就欧阳锋的蛤蟆功,也未见得。一乐。
640 (2).jpg
家里环,除了闷,难并不难。早上皮包水,不难。君不见,环出大厨一大把,蒸点心,做小吃,炉火纯青,吃得香喷喷。晚上水包皮,不难,太阳能,热水器,浴霸,花洒,快活得没处抓痒。买菜,不难,微信群下单,自有人送到小区门口。
看了朋友圈漫画一贴,年前眉清目秀,宅家人瘦毛长,大囧。想想也是,个把月了,理不了发,难,难受,难堪,难办。而我,家里环,头不烦,一点也不难。
说出来不怕人笑话,我向来怕到理发店,尤其大街小巷的店面都升级为美容美发厅、洗头房后,人还没跨门槛,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就迎上来,热情得有点过度,脚下不敢停留,拔腿就跑。
640 (3).jpg
然而理发必须亲力亲为,别人代劳不得。每次理发,一愒再愒,愒来愒去,实在愒不过去了,才去任人摆布一下。
太太知道我的德性,忽一日,灵机一动,笑问敢不敢让她来操刀一试?哈,怕啥?“要看家中妻,先看丈夫身上衣。”人家要笑话,先笑她。免去理发店出洋相,何乐不为!
其实,我心里有底。太太的手巧,写得一手好字,绣得一手好花,织得一手好毛线,理发虽说“顶上功夫”,但隔行不隔理,触类也旁通。
1

嘿,“提水桶就挑水,说打架就扳腿”。太太随手拈来几样工具:天天用的梳子,剪布、剪纸、剪指甲的剪子,刮胡剃须的薄薄的刀片。几张报纸,铺地用的,便于清理头发。

太太小心翼翼,将我的头发一绺绺捏起,拿刀片慢慢削。我听得见滋滋作响,随即飘散一地碎发。遇到耳根处,还要我自己按捺住耳朵,防止误伤。颈项深处,就将刀片上了刀架,剃须一样处理了,扑一点痱子粉,用刷衣服的刷子,刷去碎碎的发屑,再对着吹几口气,感觉暖暖的,痒痒的,柔柔的。好了,她扫地,我去洗头淋浴,方便快捷,清清爽爽。第一次发现理发原来是很惬意的事。
太太的头发,需要不时染染,才能老来俏。开始是定期去理发店染,可是高价不上色,又费时间,在理发店一坐就是半天。我俩就到超市自己挑选品牌染发剂,回家来,作为“来而不往非礼也”,我承担了为她修发、染发的差事,技艺渐精,效果还就呱呱叫。
640 (4).jpg
很多年了,我的头颅交给太太打理,太太的头颅交给我安排,走得出去,上得了场面,不告诉别人,没人相信。
想不到抗疫期间,环在家中,理发染发,派上大用场,何烦何难之有?
阳台上,搬一把藤椅坐下,闭上眼睛,享受温软摩挲,耳鬓厮磨,两口子相互服务,相互依赖,相互欣赏,怡然舒心。
• END •
文 | 张怀珊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