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江都在线 首页 热门资讯 芦柴花文学 查看内容

夜顿子2019.10.7《拾味扬州》

2019-10-16 15:44| 发布者: 天空| 查看: 200| 评论: 0|原作者: 工山飞月

摘要: 夜顿子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4ktTkghvet6lbis9xgtW6w 扬州人,夜餐,说成夜顿子。人嘛,原本“三天吃六顿”就“快活得没处抓痒”了。 临扳起鼻子打呼,还顺一顿,口水滴下来,还不把脚面砸肿么?其 ...
夜顿子  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4ktTkghvet6lbis9xgtW6w

640.webp.jpg

扬州人,夜餐,说成夜顿子。人嘛,原本“三天吃六顿”就“快活得没处抓痒”了。

临扳起鼻子打呼,还顺一顿,口水滴下来,还不把脚面砸肿么?其实,夜顿子,在我的记忆里,是一种深深的爱。

640.webp (1).jpg

铜勺头煎鸡蛋,神圣祈祷的味道经久弥香。父亲病入膏肓,我才虚齢九岁不到。

母亲每天子夜准时悄悄地到天井里,虔诚地望望夜空上方,拿出木柄铜勺,倒一点豆油,“啪”就着铜勺边沿,打一只鸡蛋滑落里面。随即擦亮火柴,点燃稻草把子。


铜勺慢慢转动,鸡蛋渐渐变熟。母亲赶紧移步到病榻前,用筷子夹了,用嘴吹吹,送到父亲面前。父亲眼里有晶莹在闪耀,吃得很艰难,很津津。吃完了,母亲用毛巾给父亲拭拭嘴角。转身去扫掉地上的灰烬,畚斗里倒点水,怕死灰复燃。用丝瓜络子将铜勺里面的油,外面的黑迹,擦得一干二净。

秘方是镇郊一位老中医给的,说,“人无横财不富,马无夜草不肥。”子夜铜勺头煎鸡蛋,贵在把握时分,绝对滋补。母亲深信不疑,一直坚持深夜开伙,却未能挽回父亲的生命。

640.webp (2).jpg



不过,父亲逝世时很安详,母亲衣不解带陪伴在身旁,锅灶边那把煎鸡蛋的铜勺头锃锃亮亮。

冰糖冲鸡蛋花,不停地搅拌,一点不累。女儿五岁时,忽然咳嗽不止,小脸咳得通红,嗓子眼里似有风箱拉动的回声,有时还会把吃下去的食物和药物,吐得一塌糊涂。

医生诊治为,“小儿百日咳”。妈哎,一百天咳下来,把我家小千金会折磨成啥样啊?想想都怕。看了好多医生,开了好多药,依然不见起效。我俩的心揪得紧紧的,生疼生疼。

640.webp (3).jpg

一位同事老母亲得知情况,说了一个方子,用冰糖冲鸡蛋花,可以治的。只是,要用筷子不停地搅拌一千二百下,半夜吃,才会见效。

冰糖有止咳功能,略知一二。夜里十一点多,爬起来。冰糖放进搪瓷缸子里,鸡蛋敲碎,拿起一双筷子顺时针,逆时针,轮换着一下一下搅拌,记着数,一千二百下,不多不少。提起水瓶,倒进热水,待稍稍冷却,搪瓷缸子里全是一个泛一个的泡沫圈。想不到,女儿爱喝,一口气就喝个底朝天。真不负我手,我心。

三天,三个深夜,三个鸡蛋,三块冰糖,三千六百下,神奇得很,女儿不咳嗽了。“小孩子无假病”,立马神气六国,活蹦乱跳玩去了。
当然,深夜食堂的夜顿子,吃过很多。有呼朋引伴胡吃海喝的,有三五知己浅斟小酌的,有独自解馋饕餮的。最难忘的,最温馨的,最珍贵的,还是寄托,蕴含,充满了亲情、深情,挚情的,需要用心,用手,用虔诚去做,去亲力亲为的。
如铜勺头煎鸡蛋,如冰糖冲鸡蛋花。给予与付出,神圣仪式感,一丝不苟,无怨无悔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