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江都在线 首页 热门资讯 芦柴花文学 查看内容

支锅匠喜子(拾味扬州2019.7.28)

2019-7-29 09:38| 发布者: 天空| 查看: 261| 评论: 0|原作者: 工山飞月

摘要: 拾味扬州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 ... 30c123dde619d00f#rd 原创: 张怀珊拾味扬州 上山下乡到江都丁伙插队那日,来公社里接我们的就是喜子。 别看他二料个头,将我们四个人的背包一根桑木扁担挑 ...
拾味扬州  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 ... 30c123dde619d00f#rd
原创: 张怀珊  拾味扬州
640.webp (8).jpg

上山下乡到江都丁伙插队那日,来公社里接我们的就是喜子。

别看他二料个头,将我们四个人的背包一根桑木扁担挑了,随着他“嘿哟,嘿哟”的号子,一上一下晃悠着,发出的“嘎吱嘎吱”声,挺有节奏,韵律,美感。

640.webp (9).jpg

走在五、六里,长长的灌溉渠乡间小路上,稳稳当当,居然不换肩,不歇脚,显得十分轻松,轻快,轻易。

他乐乐呵呵地说,今天捞了个肥差,半天不到,十个工分进了腰包。真是太容易满足,知足了。

640.webp (10).jpg

时间长了,才知道,他姓章,有大号,叫家喜,知道的人不多。

喜子,方圆几十里的人见了,都这么呼来喊去的。他听了总是连鼻尖上也荡漾开笑意来,脆生生地答应。

喜子是个支锅匠,支是方言,砌的意思。开门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,哪家哪户都要支锅砌灶的,“暧暧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”,炊烟是人间烟火,望见烟囱,鸡犬之声相闻,就是人家。

不过,当时年代,想找喜子支锅,喜子想去支锅,都得经过队长“御批”,要防止走资本主义道路嘛。

640.webp (11).jpg

好在,喜子不犯嫌,很识相,懂周旋,该交钱的交,该出工的出,憨皮笑脸,一个哈哈三个笑。

这就少了阻挡,免了为难,多了畅通。

640.webp (12).jpg

喜子支锅的手艺冒尖,做事有板有眼。

一早就来到主家,埋头干活,先用生石灰在地上画个图样,然后用土墼和砖头夹杂着砌,一头紧紧依靠着墙壁,另一头向外伸展开来,有曲线弧度。

640.webp (13).jpg

一大一小两个锅膛,有分割,有交通,前端中央安一汤罐,靠大锅膛的热度,“汤罐的水——带就带热了”。

640.webp (14).jpg

锅是论丈的,并不同于寸、尺、丈的丈,约定俗成罢了。灶壁直通屋顶,烟道非常重要,曲里拐弯,烟绝不四处乱冒。

锅灶台起先用石灰和纸筋搅拌了抹,光滑平整好看,后来用水泥,再后来贴瓷砖,更加雅致洁净。

640.webp (15).jpg

640.webp (16).jpg

支锅趣话

支锅人家讨吉兆,“上天言好事,下界保平安”的灶王爷,当天要吃新锅饭的,称作“暖锅”。喜子心里有数,不会耽误启用的,手上不怠慢,嘴上不得闲,喜欢开玩笑,说俏皮话不打草稿,用他自嘲的话说,“阴沟洞里的水,支锅匠的嘴”。主家给烟,喜子不接,说:“不会抽,就不乌龟吃大麦——瞎糟蹋。”听到小孩子喊:“不得了,锅盖冒热气要跑了!”他会逗孩子玩:“拿磨盘去,压住!”看做菜的不停掀锅盖,他会笑:“掀一掀,三个草把子不够添。”如果谁在锅膛门口不小心被火叉、火钳烫了手,他也有话说:“小乐(烙)啦?”开席请他上坐,他偏坐不重要的位置,说:“小瘌子爬上岗子,会无法无天。”小酒只喝三杯,饭只吃一碗,不讲究菜,说:“酒足饭饱,站起来好跑。”喜子人随和,不玩心眼,好侍候,生意就好,走四方,吃百家饭,有不错的名声。

如今厨卫现代化了,不需要支锅了。喜子也老了,那天,看到他抱着孙子在晒太阳,眉开眼笑对我说:“想不到手艺也会脚面上支锅——靠不住。”

640.webp (17).jpg

哈,对了,喜子三句话不离老本行,最爱说的一句口头禅是:“锅膛要空,人心要忠。”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