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江都在线 首页 热门资讯 芦柴花文学 查看内容

稀大六缸(《扬子晚报》“繁星”)

2019-6-10 15:34| 发布者: 紫气东来| 查看: 60| 评论: 0|原作者: 工山飞月

摘要: 繁星丨稀大六缸-扬眼http://t.yzinter.com/index.php?m ... 8from=timeline ◇张怀珊(原创) 扬州仙女庙方言中有个词汇,叫稀大六缸。这是老街上的人挂在嘴边上的话。外地人听了常常会一头雾水,直接愣住了 ...
繁星丨稀大六缸-扬眼  http://t.yzinter.com/index.php?m ... 8&from=timeline

◇张怀珊(原创)      

扬州仙女庙方言中有个词汇,叫稀大六缸。这是老街上的人挂在嘴边上的话。外地人听了常常会一头雾水,直接愣住了,根本不晓得哪一码对哪一打(方言,对不上号)。假如硬要到普通话里找个对应的四字语,恐怕只有“吊儿郎当”勉强匹配。指其勉强,一是充其量大框其目(方言,毛估估)凑合,总觉得内涵外延,有几分六踏油(方言,马虎),搭浆(方言,掺假)。二是吊字发音,容易讹错为另一个不雅面的同音字,说的人公鸡害嗓子——不能提(啼),羞于启齿,听的人噫怪(方言,感觉不好)得很,刺耳不爽。

玩世不恭的破落户稀大六缸,骨子里又促(方言,促狭)又精。方某,解放前夕已经穷困潦倒,卖祖宅而顾嘴不顾身。买家看他,一副稀大六缸混穷样,价钱上直接往死里杀。经过中人撮合,宅子一分为三。三家一手交钱一手拿了签字画押的房契走了。过了一些时候,方某一一找上门,声称还有一堵院墙没有卖。墙不高不长不厚,却事关三家分割。没奈何,三家分别给他补回了一些钱。谁知,只有张家拿到了这堵墙的字据。这源于张家没有压价过狠,方某感念在心。若干年后,另两家起争执,闹风波,才明白当年被表面稀大六缸、骨子里又促又精的方某算计了。

置身市井的显达稀大六缸,乃没奈何之举,并不失雅士翩翩本色。王某,近代著名书法家、诗人,有诗集、题额、楹联等传世。他在老街当寓公,人尊称王三太爷。黄铜水烟壶托左手,纸媒子捏右手,“扑”一吹,火燃烟着,美美一口,水于壶内呼嘟嘟作响,烟从鼻孔袅袅而升腾。貌似“只要有水烟,快活似神仙”。一日,从捞米巷由南向北,忽四五个小把戏躲虾虾(方言,藏猫猫),迎面蜂拥而来。其他人你追我赶,早没了影子。唯张家烧饼店的二儿子,六岁光景,停下脚步,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:“王三太爷,好!”王某笑上眉头,喜欢得不得了,回礼道:“相公,好!”面对有家教的孩子,雅士就是雅士,礼数不可或缺,正而巴经。哪里还有一丝稀大六缸模样,令人莞尔。

靠手艺吃饭的老板稀大六缸,无疑自坏门楣,生意清淡。裁缝老四,好不容易接到一单生意,生意不当生意做,衣服不是哐里哐当大了,就是挤挤夹夹小了,抑或纽扣缝歪了。人家做一件新衣裳,是体面,要在场面上走的。这下倒好,碰上稀大六缸的手艺,谁还讲情面,罡丧(方言,争执)吵死(方言,吵架)要返工,乃至赔偿。一传十,十传百,回头客没得,生意就败在稀大六缸上。

有些人,稀大六缸,看淡看透看破人生世事,闲云野鹤一枚。有些事,稀大六缸,无关紧要,问题不大。一旦对方说:“来欧,伙家,不要稀大六缸的,好啊?”那就得三分钱摆两处——一是一,二是二,严肃认真庄重对待。如果被别人提及,“某人哦,稀大六缸的,不得谈头。”咦歪,稀大六缸,带了尾子,带了轻视,带了恶嫌,这种评价对一个人的影响,不仅吃不消,而且吃不了,还要兜着走呢。真的。编辑:申沁宇(来源:扬子晚报)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