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江都在线 首页 热门资讯 芦柴花文学 查看内容

三夏四忙(5.5《拾味扬州》)

2019-6-6 15:21| 发布者: 紫气东来| 查看: 294| 评论: 0|原作者: 工山飞月

摘要: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fpKN94w5PUMyeJMN8ijbAw 一 扬州仙女庙一带乡村,三夏四忙抢麦收的日子,是收获、种植、管理同步,割刈、耕拉、碾打、扬飘并举的日子。是恨不能人多生两只手,扫帚、板凳最好 ...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fpKN94w5PUMyeJMN8ijbAw

640.webp.jpg



扬州仙女庙一带乡村,三夏四忙抢麦收的日子,是收获、种植、管理同步,割刈、耕拉、碾打、扬飘并举的日子。是恨不能人多生两只手,扫帚、板凳最好总动员齐上阵一起走的日子。

640.gif

怎一个“抢”字了得!老公公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是“小狗子也知道看天时,赶紧忙去!”



田里的菜籽饱满得欲炸欲裂的,迟一刻儿功夫,就“泥牛入海无消息”了,如上战场,屁股忙得带冒烟地收回来,那才是锅里的油星星,油花花。
640 (1).gif

大麦、小麦、元麦,次第黄了,熟了,沉甸甸了,先收后收,早收晚收,就是凭老把式的眼力,捋一穗,放手里一揉搓,扔嘴里一咬嚼,一锤定音,一溜排地开镰,齐刷刷,齐刷刷,割倒刈下,顺手打个草腰子捆扎了。

前行的是脚步,后退的是麦捆,抛洒的是汗珠,丢下的是喘息。

640.webp (1).jpg

大伯伯,小叔叔,金哥哥,银娃子,甩开绳索,叠起麦捆,一使劲,打个扣,桑树扁担两头一穿,猫下身子一雄起,一头一座山,稳稳当当,双臂张开执一端,接踵迈步节奏欢,中途换肩不歇担,挑到场头折回返。

640.webp (2).jpg

二大爷是大场上的“能豆子”,挥动连枷,转动上下,拍打的有声有色;挥动扬掀,斜刺扬向半空,飘出去一条线,落下来麦是麦,芒是芒,草叶泥块到一旁;挥动翻耙,来回翻转,赶着太阳晒。

640.webp (3).jpg

小把戏们,㧟着篮子在地垄边捡拾麦穗,动作慢一点,那些鸡,那些鸭,那些鹅,就会扑愣着翅膀,争抢着将颗粒归了“肠”。



“水来了——”

灌溉渠的水流进了麦茬地,彪悍的愣青子最神气,扶犁耕田,一挥鞭,嘴里吆喝“倒——剥”。

牛畜生通人性,懂得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,倘若偷懒,倒下来,就剥皮,岂敢不奋力勇向前。耙地平整,人跨马般站在犁铧木架上,手拽着牛尾巴,颠簸摇晃,溅起一路泥水花。

640 (2).gif

栽秧号子“三棱(撒趟)子撂在外”,即兴唱响,一人领,众人和,手不停,脚不住。

收起了金黄,栽插了碧绿,横看成线,竖看成行,一丝风吹过,水面秧点头。

老奶奶送 “早茶”“下午茶”到田头地边,是惬意的片刻。

640.webp (4).jpg

大麦果子茶,大麦面稀粥,摊的酥头令面饼,端起来就灌,拿过来就嚼,三下五除二,风卷残云,咕噜咕噜下了肚。打一声饱嗝,望一眼云彩,抽一袋旱烟,嗖嗖嗖地就长了精神,足了力气,倒倒磕磕鞋子里脏兮兮的沙砾,掸掸屁股后面的泥土,噔噔噔,大步流星又去了。



忽然间,暴雨来袭,不期而至,迅雷不及掩耳,不管男女老少,一个个都竞相飞奔着来到场头,你拉我拖,随机组合,迅速码了堆跺,苫挡好,盖严实,高高的,大大的,尖尖的。

保护的是收成,风驰电掣,惊心动魄,与老天爷赛跑,无异虎口夺粮。

640.webp (5).jpg

忙碌的夏夜是不平静的。蛙声一片无人听取,水牛没进泥塘里,小河中,躲避牛蝇,麦稳、芒屑、草根,燃起烟雾,防御蚊虫叮咬。

人误地一时,地误人一年,季节不等人,手快抢手慢,手慢没处站。

640.webp (6).jpg

如今,机械化,规模化,多了机器的轰鸣,少了汗水的抛洒。

进城打工的劳力,尽可安心挣票子。打工的妹子,也照样穿行在公交站台上。留守的老人照顾着儿童,在村口老槐树下,不时滑滑手机,看看短信,微信,眼巴巴透出关切,牵挂,不忘交代一声:“好!啥都好!家里放心吧!”

640.webp (7).jpg

当年扬州仙女庙乡村,三夏四忙抢麦收,是一幅画,是一首歌,是一道风景线。

怎一个“抢”字了得!

• END •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