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江都在线 首页 热门资讯 常春藤文学 查看内容

青瓶梅

2017-2-11 18:22| 发布者: 天空| 查看: 4763| 评论: 0|原作者: 湘愁

摘要: “雨轻风色暴,梅子青时节……天不老,情难绝。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。”读张先的《千秋岁》,最记得这两句,也因此对“梅子青时”有了感觉。后来又看梅子青釉的历史,宋代,釉质以青为贵,“自古瓷色重青釉”。梅 ...


    “雨轻风色暴,梅子青时节……天不老,情难绝。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。”读张先的《千秋岁》,最记得这两句,也因此对“梅子青时”有了感觉。后来又看梅子青釉的历史,宋代,釉质以青为贵,“自古瓷色重青釉”。梅子青始创于南宋的龙泉窑,其色泽可与翡翠媲美,又恰似青梅色,故名。
    前几天在网上真淘到一个梅子青花瓶。网购,自然是仿制品,但丝毫不影响我对它的喜爱。它有梅子青陶该有的大方和韵味,温润如玉,釉质糯质饱满。
    隐于青釉里的暗褐色纹路,如一根根刻画的风骨,清晰可见。纹路纵横,并无规则可循,却有几根如血脉一般连贯全瓶,细看还能看得见这血脉里流淌的思想。
    古人爱陶,陶是神圣的物品,陶也带动着当时整个社会的经济:土火交融,青烟袅袅生陶器,泥条盘而铸彩陶。陶生而万物兴。
    我亦爱陶,是双手握着这小小青瓶才晓得的。小青瓶玲珑、莹润、古色古香。放在手心就有了温度,它装满着所有我对它的喜爱。
    屋前一株腊梅正在开放,腊梅其实不是梅,形似梅也香似梅而已。腊月开花,故而叫腊梅。既有梅之形梅之味,所以为梅吧。那香,竟胜梅一筹。摘一小支腊梅插在青瓶里,置于书桌,便有了“装点山林,附庸风雅”的意境,还带着一缕幽香。
    就这小小青瓶和一枝梅,竟让我觉得很温暖,很满足,情趣盎然。也许这满足并不完全来自于这青瓶或者这一支梅,只是它们来得正是时候。正是我心安宁,看世间万物,都如繁花盛开、美不胜收之际。
    风雅竟如此简单。仅仅心思少了一点,人从容一点,这世间的美就无处不在了。眼下并不是梅子青时,而我却在一场雨下,捧着小小的梅子青陶,闻一缕沁人的香。
   有时在想,为何偏偏是梅子青时?梅子青时,酸酸涩涩,咬一口能让人刻骨铭心的记着。莫非,就是这种酸涩有味道?看过张哲的《梅子青时》,外婆的故事,很让人感动。“我们在动荡中相聚又相别,等待太平时的欢聚。”那个年代的青春弥足珍贵。那个留言册上记录着那个年代青年们的意气风发,和他们对未来的期盼,对情谊的留恋。
    中午去小小店里,四个女人一起说着话,不知不觉就说到各自的青春年少。小小说起她的初恋时,脸上带着红晕。她清楚的记得他在篮球场上的英姿飒爽,记得他是许多女孩的偶像。一别经年,再想起他来心里还是那样激动,那样深刻。可他只属于她青春里的回忆。
    原来,青春有时候就是一场初恋。在那个荷尔蒙都能飞起来的年纪里,相爱和分手,都是不需要理由的。
    我的青春似乎没有太多的浪漫和悠闲,回忆里都是生活的艰苦。大多时候奔波于生计,十几岁开始挣钱养家。也偶尔有过少女的憧憬,可又都无能为力。许多年,寻寻觅觅,婉转愁肠。曾为那零落为泥的落红伤悲,曾为那大江东去的流水惋惜。回头才发现,楚楚可怜的却是自己。
    人生,在太多的顾忌和迁就中,抹去自己的理想和个性。生活,离向往的方向越来越远。
    这,不该是我!
  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清风明月,生活更多的该是从容和多情。林清玄的散文里有一句:“人生的幸福来自于自我心扉的突然洞开,有如在阴云中突然阳光显露、彩虹当空。”原来,幸福与否全是自己的感觉。哪怕是一个人的孤芳自赏,哪怕于风中雨中零落成泥,亦要傲骨依旧,亦要留一抹香气在人间。
    想来,爱人不如先爱自己。将自己爱到极致,爱到精美,爱到心无旁骛,爱成一朵梅的形式。自然,世人见了就是舒服的。
    如今,从所有繁杂中解脱出来,也学摄影,也写文字。偶尔宅于家中,偶尔在一树梅前痴迷,都是自己心之所愿,情之所向。于是,就真的安静下来,去享受生活中的种种乐趣。
    泥,经过高温而成陶;梅,历经酷寒而幽香;人,在苦难里变得坚强。
    当所有往事都可以成为故事平静说起,所有过去都只是人生的一段经历。这样极好!想起来心里也是轻松,视线深情投向这青瓶梅,一缕香悠悠飘来。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