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江都在线 首页 江都人物访谈 查看内容

扬州深巷访王鸿(江都在线人物访谈三十一)

2017-1-18 10:35| 发布者: 天空| 查看: 754| 评论: 0|原作者: 湘愁

摘要: 江都在线人物访谈(三十一) 85岁的老厅长 150岁的广玉兰 扬州小巷是有名的,素有“北京胡同扬州的巷”。一条小巷隔绝着外界的繁华喧闹、灯红酒绿,回到简朴安静、青瓦白墙的素描画风。弯曲小道,窄窄 ...
江都在线人物访谈(三十一)


IMG_3882.jpg
85岁的老厅长

        [王鸿,江苏江都人,中共党员。1949年毕业于上海前进中学,同年参加革命工作,历任《邗江县报》副总编辑、《扬州日报》编辑室副主任、扬州地委宣传部副科长、扬州专区扬剧团团长、文化局副局长、江苏省文化厅剧目工作室主任、江苏省文化厅副厅长、厅长,并担任江苏省政协常委、教育文化委员会主任、江苏省文联副主席、省剧协主席、省作协理事等职务。王鸿1953年开始发表作品,著有诗集《绣花巾》、《金色的里下河》、《运河边的歌谣》、《运河赞歌》、《运河吟》、《山川吟》、《乡音集》,唱词集《小黑赶驴》、《搬家记》,散文集《老扬州》、《扬州散记》、《文苑春秋》,戏曲剧本《夺印》,歌剧剧本《木棉花开了》,电视戏曲片剧本《哑女恨》、《汉宫怨》(合作),电视剧剧本《失落的爱》,2012年出版200多万字的《王鸿文选》。歌剧剧本《木棉花开了》获第一届文华新剧目奖、江苏省文学艺术奖,电视戏曲片剧本《哑女恨》、《汉宫怨》均获飞天奖第二名,《哑女恨》还获第六届电视戏曲片优秀编剧奖。]

IMG_3854.JPG
150岁的广玉兰

      扬州小巷是有名的,素有“北京胡同扬州的巷”。一条小巷隔绝着外界的繁华喧闹、灯红酒绿,回到简朴安静、青瓦白墙的素描画风。弯曲小道,窄窄而悠远,走着走着就仿佛走进线装的历史。经过岁月洗礼的文化留存,如墨香一般,无声洗涤着人们内心的不安和虚妄。当一切物是人非,还有小巷依旧,还有阳光亘古不变地守候于此,从巷口、从墙头、从高大的玉兰枝叶间,洒落下点点光辉。
      他就在巷子深处等着我们,他叫王鸿,原江苏省文化厅厅长。
      先生家的小院子很别致,茶花鲜艳,腊梅飘香,银翘藤爬上高高的院墙,桂花在这冬日暖阳里悄隐笙箫。几块石头围成的袖珍假山上长着一棵巨大的广玉兰,据说已经150岁了,枝繁叶茂,触手及天,树干粗得要两个人才能合抱得住。
    看不出他已经85岁高龄,一脸温和的笑,交谈起来那样平易近人。


IMG_3841.JPG
和先生交流他的作品

      他老家在江都嘶马,1949年冬天任职于江都文教科,从此就一直在文化部门工作,先后担任过扬州扬剧团团长、文化局局长。1981年调到南京任江苏省文化厅副厅长,后来任厅长,一任就是十年。最近他把这十年经历整理成文,写成《宦海十年》,将在2017年的《芦柴花文学》第一期开始连载。
问到《宦海十年》的写作经过,他沉思了片刻说:“我已是85岁的老人,一辈子不求功名利禄,到了迟暮之年,恐自己来日无多,便从记忆的长河里打捞起一些往事碎片,如实地记述下来。手写《宦海十年》两万多字,用时半年。对我这年龄和身体来说是很辛苦的事,我视力严重退化,右眼完全失明。但我觉得有必要写出来,因为这些不是我个人的事。”

IMG_3875.JPG

老屋里的小书房


      他说起一件往事, 1991年在扬州成功举办的一次全国优秀现代戏观摩演出。这在扬州历史以及全国戏剧史上都是一件大事。可谁知道这荣誉背后是怎样的艰辛呢?“当时这个事是我负责的,文化部只肯出资50万,其他的费用要地方承担。当时剧场条件最好的是苏州和无锡,都因为经费的问题婉然拒绝了我。扬州当时并不富裕,剧场比较破旧,并不适合举办这样大型的文艺汇演。可就在我跟当时的扬州市委书记说了此事的意义后,他就欣然答应,并立即拨专款整修剧场。全国各地20多个剧团的接待和演出,扬州处理得很好,演出非常成功。这是扬州为全国的文化事业做出的贡献啊,扬州最后的结算超出费用近30万元,这段历史我若不说就没有人知道了。


IMG_3825.JPG
老厅长开心的说起往事

      先生在位期间,全心全意关心与文化有关的事。在自己的岗位上尽责尽职的帮助地方政府发展文化事业,不辞辛苦,任劳任怨。曾经为了淮剧《奇婚记》五下盐城,路况不好引发腰椎错位。面对江苏戏剧不温不火的状态,他立下“军令状”:烧不开这锅“温吞水”,引咎辞职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淮剧《奇婚记》荣获七个一等奖。
      1990年12月到1991年5月半年时间,我省八台戏剧先后晋京演出;扬剧《血冤》改编成昆剧,斩获两朵梅花奖;1987年到1992年,电影放映发行连续六年在全国夺冠……
      从业数十载,艰辛何其多,以及受到的莫须有的罪名,他在《宦海十年》里用九条“罪状”轻描淡写的带过,不愿过多的提及,不聊人生中大是大非、大起大落,只说一个文化人质朴而执着的一生。
      无论执笔为文还是从政为官,他都做到极致。工作之余写文论墨,在文字里获得快乐和安宁。1962年扬剧《夺印》一炮打响,红遍全国;《老扬州》成了地方标志;《王鸿文选》五部曲,从诗歌、到散文、到戏剧、到电影、到浓浓的乡土情怀。扬州文化离不开大运河。他无数与扬州有关的文字,都从运河出发,流向里下河,流向大江大海,流到人心里去。


IMG_3923.JPG
从少年到耄耋,都在这五卷中

      先生是一匹千里马,同时也是一个伯乐,善于发现人才,并能委以重用。
      当年汪人元还在宝应做知青,先生欣赏他的才华,就把他调出来,又送去北京深造。事实证明他的眼光是对的,汪后来成为南京艺术处处长。还有扬州艺术处的处长杨文昭,当时发现杨文昭很有才气,可是杨文昭的母亲是一个国民党要职家的保姆。这个身世在当时的政审中是很敏感的。为了不影响他的前途,先生亲自到上海,把这个资料抹掉,杨文昭顺利通过政审,走上了艺术的道路。
      我们每个人都是生活中平常的人,平凡的度过自己的一生。但是每个人身上的闪光点,只有懂他的人才会发现。一生中能遇到一个懂自己的人,是何其幸运啊!从他著作里多次看到胡伟民这个名字,我就问起,他很开心与我说起这段友谊。

IMG_3876.JPG
激情是一生的财富

      胡伟民,上海戏剧学院的高材生,文革中打成右派被发配到了北大荒。后来摘了帽子,却因为档案的问题上海不肯接收,被扬州文工团陆团长要到扬州来做导演。先生那会在扬剧团,正准备和几个人合拍一个戏,就请胡伟民来导演。在合作中相识相知,两人结下深厚情谊。改革开放后,整个中国求才若渴,上海来要胡伟民了。胡伟民舍不得离开扬州。“我就劝他,你是千里马,上海是大草原,那里机会多,你一定要回去。虽然我舍不得你,但是你要到更大的天地里才能更好的发挥自己的才华。”胡伟民回了上海,短短十年导演了四十多部戏剧,代表作有话剧《秦王李世民》、越剧《第十二夜》等,成为著名的戏剧家和导演。
      说起这些,他逸兴遄飞。他爱生活,他的笔尖触及到一切身边的人和事、景和物。他爱朋友,想朋友之所想,因此谈笑有鸿儒。他惜才如命,唯才是举。他离开岗位多年,依旧是那个和蔼可亲的老厅长。


IMG_3920.JPG
提笔是一生的安宁

      时光啊,像运河水一样奔腾不息,滔滔向前。一路留下的无数故事,让人回想起来都是能量和温暖。他已经85岁高龄,工作中的种种都已成往事,唯有手中的笔是一生的牵挂。渊博的知识和温润的情怀都化作涓涓细流潺潺流出,此时,尘世的一切,淡淡而悠然。
      如今的先生,每天看看书,写写字,或者牵着小狗欢欢在阳光里走走。在这安静的深巷里,广玉兰下, 安放一生回忆,静守这清寂的生活。
      先生送我一本《老扬州》,书中有一句:“扬州是一片孕育美的土壤。美,是到处存在的;美,就在观察者的眼中。”
      先生那双睿智的眼睛已看过无数风景和人事,一切的美都沉淀在内心深处。历经繁华盛世,宦海风云,还是这住了五十多年的老屋好啊。老城,老屋,老树,老巷,还有这个可爱的老人,用淡淡的笑容诠释着岁月静好!

IMG_3867.JPG
腊梅开得正欢

  本期人物由江都区文联推送

  图:李勇

  文:文红

1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 人)

解放思想大讨论开栏啦!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