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都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江都在线 首页 江都人物访谈 查看内容

一刀一笔总关情----访民间文艺家张子麟先生江都在线人物访谈(二十七)

2016-4-28 00:52| 发布者: 天空| 查看: 1414| 评论: 0|原作者: 天空

摘要: 江都在线人物访谈(二十七) 无可否认,在这个喧嚣浮躁的社会,我们日益沉沦迷失,找不到曾经的精神家园,那些亘古至今一直陪伴我们的永恒的东西正在一点一点流失,传统回归艰难,而许多的民间艺术更是面临 ...
江都在线人物访谈(二十七)

“张子麟--06”为智能对象-1_副本.jpg


         无可否认,在这个喧嚣浮躁的社会,我们日益沉沦迷失,找不到曾经的精神家园,那些亘古至今一直陪伴我们的永恒的东西正在一点一点流失,传统回归艰难,而许多的民间艺术更是面临失传的窘境。民间艺术是中华文化的瑰宝,凝聚着祖祖辈辈的智慧和心血,蕴藏着丰富而深厚的文化底蕴。某种意义上来说,正是民间艺术,使得中华传统文化得以血脉相承。

       张子麟,这位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“民间文艺家”称号的江都老先生,几十年来一直在潜心钻研和竭力传承着中国书画和书法字典。擅长隶书和行草。参加过省市多次展览。怀着一份景仰,也带着几分好奇,日前我们拜望采访了这位扬州书法界和八刻界的老前辈。

“张子麟--11”为智能对象-1_副本.jpg
张老接受江都在线采访

         从利民桥北一个老巷口走进去,是一个长方形院子。走进院子,只见腊梅斜斜地倚着院墙,见我们来,轻轻地在张望。院角处一口小小的弯弯的池塘,几尾红鲤游来游去,睡莲惬意地伸着懒腰。院子西边种着几颗方竹和凤尾竹,青绿的竹叶,尽情舒展在春天里。桂花树笔直地站在房门边,张老跟夫人笑吟吟地出来迎接我们。

       客厅不大,很整洁。张老夫人温温婉婉的一直微笑,招呼我们落座,给我们沏茶。接过夫人倒的茶,我们说明来意,迫不及待就一头钻进了张老的工作室。工作室比客厅要大很多,是一里一外的套间格局。外间是书橱和展台,书橱里放满了跟诗词字画雕刻有关的书,《中国国画》、《书法宝典》《篆刻辞典》、《民间艺术通鉴》等等,琳琅满目。

       拿起一本有关雕刻的书,话题就很直接了。我问,张老,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雕刻的?

“张子麟--27”为智能对象-1(1)_副本.jpg
江都在线记者正在张老家进行采访

      “大概是六十年代开始的吧,说起来也是一段往事了。”张老微笑着说,“应该是1961年,当时认识一个老知识分子,他跟我聊字画的时候就谈到了雕刻,我就觉得这是个好东西,应该好好学学,而且还是我家祖传的。不过,最初也就是在钢笔上刻刻字。还记得,当时刻的是一首唐诗《忆江南》,送给了朋友。这是我印象里最早的雕刻,朋友很喜欢,当宝贝一样,也就给了我很大的信心”。说到这儿,张老爽朗地笑起来。


      张老的展台是一个大四方桌,摆满了各种竹雕和微雕。我们看得爱不释手,张老便一件一件告诉我们这些作品的内容和雕刻年代。很多都是六七十年代的,雕刻的大多是毛主席诗词。张老还跟我们讲起这中间的一段曲折。

“张子麟--34”为智能对象-1_副本.jpg

张老微雕作品(一)

0100_副本.jpg

张老作品(二)


      “文革”的时候抄家,张老家是重点,当时抄出一堆扇子。张老急中生智,跟抄家的红卫兵说,字画纸扇是四旧,我自己来撕掉。然后就当着红卫兵的面把扇面全撕了,红卫兵压根儿没想到扇柄上有雕刻。就这样,带着雕刻的扇柄保存了下来。

     “虽然不多,但是毕竟保留下来了一些“。看得出来,虽然事隔近半个世纪,现在回想起来,张老依旧很是欣慰。

0102_副本.jpg

张老竹雕作品(三)

0113(1)_副本.jpg

张老竹雕作品(四)




         抄家的事过后,张老意识到,雕刻这门艺术或者说这个手艺不能失传,失传了以后将来到哪里去找呢。自己有保存下来的范本,家里也有刀具,就在抄家事件的刺激和启发下,张老找来几根竹子,磨磨平,就开始刻了。

        “也就是说,您学这个是自己想学,不是父母的意思了?”我追问了一句。
        “不是,我父母从不强逼我去做什么”,张老连连摇头,“但是,父母的影响很大。我父亲本身就喜爱书画和雕刻,一闲下来就是刻字画画的。有时候我拿起他的东西,他就会告诉我是什么,怎么刻的,把字谱也翻给我看。就这样,言传不如身教,慢慢影响了我,也逐渐尝到了雕刻的乐趣”。

IMG_20160413_164737_副本.jpg

张老竹雕作品(五)
IMG_1279_副本.jpg

张老竹雕作品(六)


      走进里屋,是张老的巨大工作台,工作台上摆满了笔墨纸砚和各种雕刻所需的工具。见我们在拍照,张老笑了起来:不好意思哦,这上面有点乱,又不好收拾,都是每天要用的东西。

“张子麟--06”为智能对象-1_副11本.jpg

张老在工作台上雕刻


      很想看看张老现场雕刻,他很爽快地答应了。说着就拿起扇柄,右手握着刀具,开始雕刻起来。没有感觉他是在刻字,那手型轻盈得像京剧里的长袖舞,跟着节奏挥动,行云流水般,一气呵成。一会儿功夫,一首上百字的唐诗已经刻好,一行行行草细若蚊足,钩画了了。

      我们看得啧啧称奇,忍不住问张老:您这手一下都没有抬起来过,就刻好了,怎么知道刻得好不好?有没有轻重不匀的?

“张子麟--28”为智能对象-1_副本.jpg
张老正在扇柄上刻字

      张老把扇柄凑到我们眼前:你们看,刻的是行草,整个字的结构和力度,基本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这力度不是眼睛看出来的,全是手上的感觉。
      不由想起一句老话:只要功夫深,铁杵磨成针。张老就这么几句风轻云淡的解说背后,是多少年的艰辛和努力。
   

“张子麟--33”为智能对象-1(1)_副本.jpg
张老正在扇柄上刻字

      说起竹雕,如今扬州已经很少有人在坚持了。对这门手艺的传承和光大,张老一直在思考,也一直在努力。张老的刻刀很独特,加入了他自己的很多设计,他特地订做了很多,也发出去很多信号,希望有人来跟他学,但是反响不大。这门手艺对学习的人来说有很高的要求,首先要有很扎实的书法功底,再就是要对这个抱有极大的兴趣和热忱。而关键又在兴趣,不爱好此道,怎么学都学不出来,即使学会了也不能长久坚持下去。此刻,张老轻声一叹,这是一个民间艺术家对民间艺术传承的忧心忡忡和无可奈何。

“张子麟--18”为智能对象-1_副本.jpg
张老在练习书法

         工作室的墙角,全是一堆一堆的书法稿纸,墙上也挂满了书法。“黄四娘家花满蹊,千朵万朵压枝低“,”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”等熟悉的诗句,都在张老的书法里跳了出来。

      张老擅长隶书和行草,得过不少奖。以我的认知,草书是很感性的发挥,天马行空,但是草书也是五书中最难写的一种,要想写好着实不容易。张老基本同意我的看法。他进一步强调,草书是书法的最高境界,写草书要有相当的基础,不是拿起笔潦草地书写就是草书。对现在很多人以为的把字写得很快,一个连着一个就是草书的观点。张老毫不客气地严肃指出,这是错误的。至于怎样写好草书,张老认为,首先要了解草书的规矩,要认得草书,字都不认得,怎么能写得好呢?草书有着很严格的规矩,很高的技巧。比如怀素的字,气势连贯性很好,每一笔的粗细度都不一样。有时候它的微妙变化就在一个小弯处,就这一点点,可能就是几十年练出来的。真正学草书,都是在练好了行楷的基础上才开始学习的。

“张子麟--22”为智能对象-1(1)_副本.jpg
张老在练习书法

      张老的爱好是书法和雕刻,而他的工作却是做经济的。经济是一个很理性的工作,要跟各种数据打交道,理论性、逻辑性也很强。那么,我们的疑惑来了:张老的工作跟爱好是否有冲突?又是怎么做到最好的融合和互补的呢?

       对于我们的疑问,张老报以又一阵爽朗的笑声。显然,他也觉得这个问题很有意思。于是,娓娓道来:“书画和刻字是我与生俱来的一种爱好,带给我的是一种愉悦的享受。而经济工作确实繁琐,尤其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那时工业经济管理工作正处在转轨变型的初期,确实不好搞,很吃力。这个时候,能有时间写一幅字,或者看一幅好的字画,是一种很好的休息和放松。经过这样一种脑筋的转换,整个人就得到了一种调整,反而会更加精神抖擞地投入到工作中去。所以,爱好并没有给工作带来任何负面的影响,反而是给了工作中一些启发和力量。

      很多搞经济工作的领导都喜欢书法和中国传统文化,很容易产生共同话题、找到知音。在北京洽谈项目时就依靠书法和刻字的爱好,和各级领导联络了感情,汇报了项目,求得了理解和支持,最终获得成功。

      聊得兴起,张老拿出手机给我们看。这些年来,张老的手机里一直保存着朋友们给他发的短信,他的收藏夹里,也一直收藏着多年来跟朋友的书信往来,替别人写的诗词,别人回赠的诗词文章,也都完好的保存着。他说爱上书法以后,画画也是自己来。有时候一副作品里需要画面,与其要去等别人有了时间再来配图,不如自己努力去学会。

      张老的文章和诗歌,我在杂志上都看过。在他的《埃及掠影》里,他把埃及那些神秘又古老的历史,都带了回来,让人仿佛跟着他的文字走了一趟这个文明古国。他在文中结尾这样写道:在厚重而古老的历史文化面前,任何描写都显得苍白,只能把震撼、迷惑和思考存在影像和记忆里。

      是啊,面对古老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,我们所能做的就是默默继承、慢慢消化,然后尽我们的能力将之发扬光大。张老一直畅快爽朗地笑,云淡风轻地说,那种对生活的激情,对文艺的喜好,深深感染着我们。学习,刻不容缓,所有努力,不是为了将来能成为什么,而是在努力的过程里,收获的远比预期的多很多。

      我们的采访要结束了,张老一直告诉我们,这些爱好和艺术带给他的快乐跟收获,没提过一句学习钻研这些所付出的汗水和艰辛。张老一直在书法和雕刻的艺术道路上默默前行,在他的一刀一笔之中,融入的不仅仅是一腔心血,更有对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深深热爱之情。

      张老的工作台面朝南,对着窗户。这时,一缕阳光斜斜的照了进来,正好就落在他满头银发上。

“张子麟--26”为智能对象-1_副本.jpg
张老师回忆往事


【张子麟,江苏省扬州市江都人。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,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会员,江苏省竹刻研究会理事,江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。作品浅刻书法、山水等多次参加扬州市书法及八刻艺术作品展。主要作品有“竹刻臂搁毛泽东著作老三篇全文”、“牙刻烟咀毛泽东诗词图文系列”、 “竹刻折扇骨唐诗系列” 、“竹刻扇骨古文系列”等。1996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“民间文艺家”称号。】






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